接林冠英3封律师信卢界燊不因诉讼噤声

2020-07-12浏览量484 收藏量417 319热度

接林冠英3封律师信卢界燊不因诉讼噤声 卢界燊表示新年期间接获首长3封起诉信不会让他封口,继续制衡州政府以及监督海底隧道及太子道卖地课题。

接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的正式起诉信,槟州民青团代团长卢界燊可能面对破产,或丧失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上阵的机会。

卢界燊是因为在太子道卖地课题上发声,于去年接获林冠英的3封律师信,而在今年农历新年期间,他正式接到林冠英的3封起诉信。


卢界燊也是民政党浮罗池滑区协调员,他今日上午在哥德路的服务中心召开记者会时强调,不会因为面对法律诉讼而却步,将继续制衡槟州政府以及监督海底隧道及太子道卖地课题。

他说,首封与第二封起诉信,是于2月21日接获,首封起诉信是针对他于去年5月29日针对太子道卖地课题召开记者会,以及他在《光华日报》的专栏文章起诉他。第二封起诉信是针对去年5月29日的记者会起诉他与《中国报》。至于在2月28日接获的第三封起诉信,同样是针对去年5月29日的记者会,起诉他以及《光明日报》。

他说,第一以及第二封起诉信已经在3月1日过堂,第三封起诉信则定于3月13日过堂。

他在记者会上读展示他写给林冠英的公开信,如下:

尊敬的首长林冠英,
我读法律系是因为我希望可以让每人都有一个公平待遇,而您过去在政治上的举动,让我更坚信这个信念。我今天选择加入反对党,是因为我相信一个健全的民主制度,是需要反对党的存在,才能让我们的政治体系达到制衡,让社会更为公平,人人都可获得公平机会。


但是,今天我接到您的三封起诉信,我开始对您教会我的信念瓦解了。您似乎忘记了您过去争取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

一直以来,我都是事实论事,我都是有建设性的履行反对党监督与制衡的责任,包括之前我被起诉的海底隧道课题与现在被您起诉的太子道卖地课题上,我都是从人民利益提出疑问。

我或许会因为您今天对我的起诉,而面对破产和失去来届大选候选人资格的危机,但是我不会因法律诉讼而却步。您无法封我口!

我会继续为槟城人发言!

槟城需要真正言论自由的空间!

太子道课题出示证据

卢界燊说,理性的制衡是让数据来说话,而针对槟州政府在太子道的卖地课题,他已出示证据,因为根据首长机构法令,首长机构并没有董事局,只有首长一人做决定。

他说,这项课题被带上法庭审讯确实可以让大家了解首长机构卖地运作。不过,如果有机会进入槟州议会神圣殿堂,很多政策都需要有理念的人民代议士提出辩论进行改革,可惜面对3封起诉信导致他可能因此面对破产或者丧失成为来届大选候选人的资格。

攻击郭鹤年言论无知纳兹里应道歉辞职

针对旅游及文化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抨击大马首富郭鹤年事件,槟州民青团代团长卢界燊冒着可能遭党纪律处分的下场,要求纳兹里向全民道歉以及辞去部长职。

他说,纳兹里是100%倒米的国阵领袖,不配当旅游及文化部长。

他说,他当年在马来亚大学读法律系时,被推荐申请郭氏基金完成学业,在面试时看到各族学生都是受惠者,如今看到纳兹里对郭鹤年的攻击言论非常遗憾,也显示对方的无知以及对全马人民的不敬。

指林与纳兹里关系奥妙

他说,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及组织秘书陆兆福与纳兹里的关系非常奥妙,经常被看到握手与抱在一起,他们之间是否有什幺生意来往?

他说,在昨日国会召开的首天,纳兹里与陆兆福更在国会走廊被人发现走在一起。

“纳兹里最近突然跑出来抨击郭鹤年,是否因为槟城海底隧道课题而有人要试图转移视线?”

他在记者会上指出,从政6年还算政坛新人的他,于去年6月接获人生第一封起诉信,案件将在今年10月审讯,而今年再接获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的3封起诉信,已让他觉得没有什幺值得惧怕。

另一方面,针对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因槟城海底隧道承包商Zenith建筑公司被指付款2200万令吉予两造,即向该公司索取1900万令吉谘询费的37岁不知名商人,以及300万令吉谘询费的拿督级商人一事,卢界燊表示,槟州政府应该针对这起事件作出释解。

他说,如果Zenith建筑公司与州政府无法给予合理释解,则交由反贪会查出案情真相。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